地方经济不好

天风证券首席银行业分析师廖志明此前在研报中表示,我国农商行由农信社改制而来,相比上市银行,公司治理水平普遍较低,不良认定标准较松,因而受不良监管趋严影响较大。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此外,5家a股上市农商行创下近年最强的经营效益,其中常熟银行前三季度净利润增速甚至高达25%。此外,这些银行的“包袱”也进一步出清,多家银行不良率降至上市以来的最低水平,拨备覆盖率还有所提高。

“农商行有个特点,就是量大而分散,发展极不平衡,也很难一概而论。还有一个问题是,它们是扎根地方的机构,地方经济不好,农商行也很难有好的发展,也要看未来几年整体大环境怎么样,才能知道一家农商行能不能走出不良的阴影。”该高管表示。

事实上,今年以来,包括铜陵农商行在内,已有12家地方中小银行评级被下调,其中包括11家农商行、1家城商行。吉林蛟河农商行更是在今年2月、今年7月连续2次被下调主体评级,目前评级展望仍为“负面”。

有银行业研究人士认为,农商行不良风险集中暴露,与当下推进存量风险暴露、不良贷款确认趋严的监管环境分不开,后续不排除一些小型区域性银行的问题资产继续大幅暴露的可能。“更需要注意的是,被评级机构下调评级的农商行,还只是有存量资本债、金融债的,但更多的农商行甚至还没有两类债券的存量,没有评级报告”。

今年11家农商行主体评级被调低的另一面,是62家中小银行主体评级被调高,其中包括35家农商行。

“这种投资耗用的资本金也不会太大,但最终的效果如何,可能还要时间去检验。”前述农商行高管认为,“就像一个人病了,做个手术先切除也是可以的,但体质能否真正强壮起来,就说不好了。”

前述农商行高管也表示,对于部分落后的农商行,可以探讨银行业并购,由具备一定条件和资质、且有意愿的银行投资入股部分经营情况恶劣的农商行。

下调评级的银行中,不乏不良率暴增的情况。6月29日,中诚信下调了贵阳农商行的主体评级。评级报告显示,该行不良率由2016年末的4.13%猛增至去年末的19.54%,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降至负数;7月9日,东方金诚将山东邹平农商行主体评级下调。评级报告显示,该行不良率由2016年末的2.43%增至去年末的9.28%,拨备覆盖率则大幅降低至59.28%。

免责声明:

也有华南大型农商行高管提示,部分农商行的存量风险暴露是个别现象,不能夸大为整个农商行群体的风险事件。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